如何應對實木傢俱的開裂和變形……



如何應對實木傢俱的開裂和變形……

                        壹

在數千年的傢俱史中,實木傢俱佔據著絕對絕對絕對的地位。多層板、密度板僅在近代才出現,但恰巧兒它們被廣泛應用的年代正是我們成長的階段。

這些人

80年代家具板木结合为主,实木做结构,三合板做侧板隔板,就实用性来说是伟大的发明——没扔的,到现在可能都没坏,因为三合板没有木性,也就不会开裂。

90年代中到本世紀初,密度板傢俱廣為流行。這個依然沒有木性,不會裂也不會變形,常出現的多是時間久了會起皮這種小事兒。

所以我們成長的經歷造成了我們對實木傢俱的特點很陌生,陌生到會想當然。

這些人

                      贰

在做傢俱之前,我對傢俱開裂也毫無概念,印象中、記憶裏老家的那幾件實木傢俱並沒有開裂。但當我真的仔細端詳那幾件老傢俱時,發現無一例外都有裂痕。

我想大概是在時光的沖刷下,深深淺淺的裂痕,和斑駁的牆壁,泛黃的屋頂,渾然一體,反給了我一種自然而然的帶入感,一種舒適質樸的愜意感,以至於我從來都沒有察覺它有絲毫的破舊。

這些人

                       叁

話說實木實木開裂變形是概率問題,雖然無法完全避免,但這個概率又與環境,結構,塗裝,木材,有著清晰的關聯性。

這些人

一、环境的影响:

實木對濕度的變化很敏感,會隨著濕度變化伸縮。比如當濕度驟然變化時,木頭埠的髓孔因為與空氣直接接觸,變化迅速,從而與相鄰區域的纖維在變化節奏上不統一,進而發生開裂。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開裂多發換季之時了。

這些人

橡木端裂紋

既然我們知道環境濕度變化對木材的影響,我們沒辦法干預嗎?答案是很少能!

以北京為例,冬季採暖會導致極為乾燥,有些地暖的家裡濕度甚至會降到零,而夏季室內的濕度常常維持在60-80%。這無疑會對傢俱造成嚴峻的考驗。

有些用戶遇到開裂的情况,下意識的判斷是,我們的木頭沒有幹透。試想如果木頭真的達到0%的含水率,在夏季60-80%的濕度環境下膨脹後,櫃子的門和抽屜還怎麼能關上,背板和抽屜底板會鼓到怎樣的罩杯……所以先驗經驗是:8%—12%含水率的木材最適宜做傢俱,當然我們會根據南北方的濕度差异,在傢俱縫隙上做變化。

那還有其他方法降低開裂變形的風險嗎?

二、结构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結構合理——很多結構就是針對木性的特點,降低木材開裂變形而產生的。比如下圖五合一的檯面制法。

這些人

1.四根外框拔槽兒,芯板卡在槽兒裏,木板隨濕度自由變化,也就不會出現橫向紋理與豎向紋理膠接(此處就是膠接,並非錯別字哦),木性不統一發生開裂的問題。

2.木材管孔藏在槽裏兒,减弱了濕度變化的驟然衝擊。同時芯板也會比較薄兒,水分子容易滲透,木板上下濕度變化過程會比均衡,又减少了內裂的風險。

說道這裡,閱歷比較多的人,會說那明式傢俱與美式鄉村傢俱的合理性,要比日式和現代極簡風格傢俱的合理性高很多了。

毋須諱言,確是如此!

這些人

如果傢俱設計上存在合理性與樣貌的取捨的話,日式與現代風格的傢俱顯然傾向的是後者。遺憾的是這樣的選擇設計師知道,生產者知曉,而我們大多的消費者卻無從感知,在面對出現開裂和變形時,內心也是毫無準備的,氣憤也是必然。

那日式和現代風格傢俱在結構上是不是破罐破摔了呢?在結構不利的情况下,日式與現代設計的傢俱做了哪些科技上的抗爭呢?

1.塗裝——既然我們知道傢俱開裂變形,濕度的變化是誘因,而干預環境濕度又很難。加强傢俱自身的塗裝防護就是一個很自然和當然的選擇。

傢俱的防護現在主要有:聚酯漆、硝基漆、水性漆、木蠟油四種塗裝管道。雖然都無法完全隔離水份,但還是有差异。

聚酯漆:漆膜厚,硬度高,防水效能好,

缺點:操作較複雜,多是亮光,有些不好化學物質釋放。

硝基漆:漆膜較聚酯漆薄一些,易劃傷。

優點:操作簡單,乾燥快,有點味兒。

水性漆:具有一定的防水性,操作簡單。缺點是刷上之後顏色不好看,飽和度低。

木蠟油:環保,易操作,易修復,缺點是防水性不好,需要定期打理。

2.窄板多拼——木料平均鋸成8、9釐米寬,然後再拼板。這樣可以破壞掉寬木板的應力,减小木材變形的可能,進而抑制木板變形時開裂的發生。缺點是不如寬板直拼的紋理好看。

這些人

3.穿戴榫——案頭、櫃門背後開燕尾槽,垂直插入兩根橫棖。如果說窄板多拼是內部破壞應力,穿戴榫就是通過外部束縛的管道减少木板型變,降低開裂的發生概率。

這些人

此外穿戴榫還有一些優秀的用法:

通過戴榫,將餐案頭與餐桌架連接,案頭保有自由脹縮的自由,避免了案頭與餐桌框架脹縮方向不同,造成的開裂。

這些人

4.採用氣幹材,木料完成烘乾後,繼續通風,3到5年之後再製作傢俱,可以有效降低開裂變形風險,但這種工藝成本就太高了,遠非年輕消費者能承受。

5.碳化處理:將未碳化的木材先預製成傢俱的構造部件(預留有最後精加工的餘量)後才來進行碳化。以較淺的碳化深度保證傢俱結構件的結構强度。做好後只需要作表面砂光處理。但由於在碳化加工中操作控制的難度較大,碳化時的報廢率很高,所以這種成品傢俱成本非常昂貴。

這些人

諸如此般,大家盡力去控制木材縮漲帶來的問題了,但由於日式和現代風格傢俱結構上的問題,我們的努力也只能降低風險,並不能完全消除開裂變形的可能。

                   

                       肆

那難道只能這樣了嘛?!當然不是,我們還有一個大殺器。不過再講之前,我想先介紹個人——

千利休,日本茶道大師,其“和、敬、清、寂”的茶道思想,透過飲食、園藝、建築、陶器、禮儀,滲透到日本人審美的諸多細節中,可以說日本“侘寂”美學的奠基人。

據說他打掃滿是落葉的庭院時先仔細地講地面與草地清理乾淨,然後搖晃一棵樹,好讓少許葉子落下來…這就是“侘寂”

這些人

如果說仔細清掃之後的庭院是設計與控制之下的美。那麼在搖動樹木的那一刻,是借助自然的偉大以期獲得一種完全意外之美,一種人力之上的美。

而那幾片隨機飄落的枯葉,向世人透露的是無論怎樣的繁華絢爛,終將折服於時間,歸於平淡衰落,而衰敗死亡本身也是自然的一種美,即使是外表斑駁,或是褪色暗淡,都無法阻擋的一種震撼的美。

這些人

                        伍

好了,聰明的人應該知道我們想表達的是:人們在設計上剔除了繁雜,選擇了更簡潔更接近內在本質日式與現代風格,結構上會多一些風險,當然人們也沒有束手就擒,做了最大努力去抗爭。但萬一不幸,小概率的開裂變形發生在您傢俱的身上,除了正常維修外,還望您能以“侘寂”的美學理念,更包容的看待在大自然的作用下,在歲月的洗煉下,形成的那些深深淺淺的裂紋與形變,平和對待我們身邊發生的每一切!

這些人

顯示全文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