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抄襲,中國就無原創設計嗎?




除了抄襲,中國就沒有原創設計了嗎?

 上周寫的>>>這個14萬人看的國際家居展,中國拿了抄襲獎前三名<<<,引起了巨大爭議。 

很多馬友友都在質疑,難道我們除了抄襲,就真的沒有拿的出手的原創設計了嗎?有很多啊。我隨隨便便就能說五個在國際上都很有影響力的中國家居類設計品牌。

 如恩設計 

 斑馬姐之前在>>>米蘭傢俱展<<<>>>摩登上海展<<<兩篇看展文案裡面都安利過如恩設計。

 圖片來自於如恩 

如恩的兩位創始人郭錫恩和胡如珊,畢業於哈佛和普林斯頓。

他倆成功的把東方元素更深層的融入到西方設計中去,從傳統的表達手法中,提煉出了現代的設計語言。比如去年的米蘭設計展中,他們給義大利國民照明品牌Artemide設計的燕子燈。

靈感來自於市井中站在電線上的燕子,線條優雅,外形極簡,充滿了生氣勃勃的東方韻味: 

圖片來自Artemide

 燕子燈還有個聖誕款,叫nh1217: 

 圖片來自Artemide去掉了燕尾,改成能够360度旋轉的把手,可以做檯燈也可以做吊燈,簡單優雅又實用:

 圖片來自Artemide 

而且如恩設計一直對設計看似平凡而匿名的日常物品感興趣。

比如他們給瑞典家居品牌Offecct做的獨立衣架,就可以很好的解决家裡的隔夜衣,以及辦公室的臨時衣掛哪裡的問題。

 圖片來自於如恩

 本土創造 

 本土的創始人許剛是一個理想的水泥設計師,他認為最能打動人心的設計,來自於最天然的資料和最常見的物品。 

所以本土創造所有產品都是由混凝土和建築回收廢渣(10%-20%)只做,不添加任何化學成分,遵循材質的自然表達,還原混凝土的細膩平滑,保留天然的孔洞機理,以讓資料回歸本質。

 比如他們剛剛拿到2017年iF設計獎吊燈bang,就是用水泥+再生瓷渣做成:

 圖片來自於本土創造 

要知道陶瓷的廢料多為不可再生資源,經過高溫燒制後,硬度極高,無法自然消化。

而我國的年產陶瓷廢料數量非常嚇人,光在佛山,每年就有超過400萬噸的廢料被傾倒至魚塘或者其他自然環境中。

 本土創造利用水泥的膠凝作用,將陶瓷邊角料與混凝土相結合,回歸到建材和簡潔形態的日常性傢俱中,是用創新設計激發商業用途的典範。

 圖片來自於本土創造 

不光研究廢瓷,本土創造2016年獲得日本優良設計大獎的“一”辦公燈,則是來自於煤渣再生。

 圖片來自於本土創造

 他們將無煙煤煤渣與水泥相結合進行再生利用,做成具有可持續性的家居產品,希望為環境減壓,讓工業與自然和諧共處。

 圖片來自於本土創造 

 這裡插一句,我在法蘭克福展會也看到了相似的產品,是丹麥一家叫like concrete的公司做的,所有產品都是混凝土做的:

類混凝土

 不過,本土創造做這個,比他們要早四年。

 揚眉吐氣有木有!

 璞素 

 設計師陳燕飛自幼學習書法,之前在《家居廊》做過六年的設計總監。

工作關係使他接觸到了大量的中國傳統設計和西方的現代工業思維,最後意識到,回歸本土,忽略東西方屏障,設計適合現代中國人生活方式的傢俱,才是他該做的事情。

 所以他創立了璞素傢俱,其名來源《莊子天道篇》:“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

 “璞”是未經雕琢的玉。

 2012年他設計的用緬甸花梨木做成的榫卯結構雲搖椅,就獲得了EDIDA中國最佳座椅設計獎:

 圖片來自於璞素 

這把椅子源自於設計師的一次靈光一現,“如果讓嚴肅的圈椅搖晃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於是在天地圈椅的基礎上,在腿部加上西式搖椅結構,就變成一把輕靈溫潤的雲搖椅。

 而且璞素更注重的是,如何設計出結合功能和審美,工藝和材質與一體的新明式傢俱。比如這款嬰兒床,是陳燕飛送給自己剛出生的女兒第一件禮物:

 圖片來自於璞素為了能讓這份心意能够陪女兒更久一點,床的前端被做成了可以抽取的擋板。 

 拿掉以後,床就會變成一個長禪椅,是個集實用價值與審美價值於一體的創新設計。

 圖片來自於璞素 

 羊舍 

 羊舍的創始人是同濟大學的客座教授楊明潔。

 他在上海寶山區半島1919創意園內,擁有一個私人博物館,收藏了自己以及全球有趣的的手工造物產品、資料、以及制造技術與過程,大家有機會可以去看看。

 圖片來自於楊明潔工業設計博物館 

 楊氏設計哲學就是:“物的舍之美”。 

 我最喜歡羊舍的兩個設計,其一是這把榫卯重構的椅子:

圖片來自於羊舍 ;

通過選擇燕尾式結構重新構建傳統的榫卯過程,將靠背,座椅表面,扶手的角度巧妙地結合成折疊的紙狀整體結構,誕生了一種新的坐姿體驗傳統的視覺哲學:

 圖片來自於羊舍 

 而且椅腿也更換木質與金屬兩種不同的版本:

 圖片來自於羊舍 

可以說是完全脫離了傳統中式傢俱的外觀壁壘,但放在中式氛圍中又並不突兀,是具有顛覆意義的創新設計。

 其二是這盞竹之光落地燈:

 圖片來自於羊舍 

 這燈的靈感來源於雲南騰沖的手工紙傘: 

 圖片來自於羊舍 

用傘面作為燈罩,傘骨與纏線的結構之美在咫尺之間的光源下被清晰突顯,下方三根纖長的支脚鼎“竹”而立,穩定撐持著流光瀉影的油紙傘。 

 真好看。 

 本來設計 

 本來設計的創始人張飛是一比特大學老師,他設計的原木蛋拿到了2014年的iF Design Award:

 圖片來自於本來設計

 Egg蛋中藏有磁鐵,它可以把迴紋針牢牢吸住,繼而變成一個巢。每個蛋都是由手工製作、打磨而成。

上面的木紋每個都是世界上的唯一,不可能找到相同的第二個。 

將七巧板智慧巧妙的引入拼圖中,最後可以把所有的棋子組合成一個完整的長方形: 

 圖片來自於本來設計

 最妙的是這個象棋的宣傳片,各種有趣的創意思維層出不窮,幾個小積木變成船航行於大海: 

 圖片來自於本來設計

 變成火箭升騰於空中:

 圖片來自於本來設計 

 變成俄羅斯方塊倒騰旋轉最後成為一套棋子:

 圖片來自於本來設計

 小小的象棋竟有無數的可能性,我仿佛看到了設計師的創造過程,帶著快樂又滋潤的水汽閃閃發光而來。

 不過抄襲無國界,一旦賣的好,馬上有仿品。 

如恩給Artemide設計的燕子燈,廣州某工廠就馬上出了一模一樣的複刻版,就連簡介都光明正大的說這是如恩設計的:

 我為了防止出錯,還特意去問了問,是不是正版,淘寶客服跟我保證,做的“跟圖片一模一樣”。

 璞素的雲搖椅好不容易在國內打開了市場,馬上就有人照著做了幾千把低價賣,文宣文案裡面竟然還po出了抄襲手稿!

 本來設計創始人張飛也說過,有個企業盯著他的設計抄了一年,不過他並不擔心。“中國原創現在其實處於一個高速發展的時間段,抄襲在中國現在其實是個正常現象。

一個堅定的原創設計者不太需要擔心抄襲的問題,因為能抄的都是過去的產品,未來的東西別人抄不了。不停的做新產品,不停的保護自己更為重要。

”讓我們把視野拉開,回到一百多年以前。“他們練習工業間諜活動,偷取創意,複製產品,從事假冒偽造事業。” 

 不要誤會,我說的是19世紀末的德國。當時的製造業以英國人為最厲害,所以德國人就各種偷師仿造英國的一切產品。為了避免英國人買到德國製造的贗品,英國政府強迫德國的產品必須打上“made in germany”的logo,所以那時候的“德國製造”其實是個超級貶義詞,充滿了歧視和厭惡。 

結果德國人過了二戰就開始各種反超車,made in germany反而成為一種品質可靠又高級耐用的象徵。德國人是如何從一個抄襲大國變成原創設計和製造輸出國的? 

 有本書叫《Riding the Tiger》,裡面給總結了一段話,我覺得說得挺好。

 為了實現國家形象,一個國家必須確定其偉大願景,然後在這個方向上調整所有相關體制。

政工合作,誠摯的雇主與員工關係;發展科學,教育,技能開發,認證,創新,研發,專利,研究機構,孵化生態系統;注重科技和追求卓越。

 德國製造的神話是由人民和國家的共同願望寫成:

 為了整個國家的更大利益而努力奮鬥。

顯示全文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